您的位置 : 知者界 > 小说资讯 > 季小沫萧子健是哪部小说_季小沫萧子健是什么小说

季小沫萧子健是哪部小说_季小沫萧子健是什么小说

今天小编带来一杯情酒多苦涩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季小沫,萧子健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张小临,平安夜遭遇第三者逼宫,被人下毒,又遇火烧,这是嫌季小沫死的不透。她瘫痪在床,顽强地挺了六年,最终却还是被人灭口。到底是谁对她有这么大的仇恨?重生归来,灭渣男,战小三。她以为自己大仇已报,然而新一波的阴谋却再次逼近……。

第4章她要复仇

退出短信,季小沫毫不犹豫地按下了110。

但是通话音刚一响起,季小沫慌忙又挂断了。

她不能报警!

如果警察问她怎么会知道有人要谋杀她,她该怎么回答?

难道要说自己是重生回来的,所以知道一切?

这个回答显然是不靠谱的,但若是说自己仅只是有所怀疑,那么警察还会受理吗?她甚至连像样的怀疑证据都提供不出来,所以报警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但如果不依靠警察,她还能去依靠谁?仅凭她个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

也许……可以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让父亲来帮她,是最好的选择。

通讯栏里翻找了一圈,季小沫才惊觉到她从来就没有记录过父亲的电话号码。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公证书现在就在她写字台最下面的抽屉里好好儿地放着。

那是她十八岁后单方面去公证处公证的,那时的她,恨极了把母亲害得自杀的父亲。

现在想起来,其实母亲可以不用死的,不过也许是母亲爱极了父亲吧,所以才会在得知父亲家里其实还有一个原配时,便失去了一切理智选择了自杀这条悲情之路。

想不到的是,父亲那样一个强势又强壮的男人,上一世竟然落得一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情不自禁的,季小沫又想起了上一世那双曾经慈爱地抚摸着自己的大手,鼻子不觉又有些发酸。

算起来,现在离父亲的过世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了吧。

就算她再不认这个父亲,但是他们之间相同的血脉关系,却是她无论如何也切不断的。

这一世,也许她应该主动去见一见他,再试着开口叫他一声“爸爸”。

季小沫怔怔地望着手机屏幕正沉浸在无言的悲伤回忆中,卧室门突然被敲得砰砰作响。

“小沫,开门!”卧室门外,季小沫的婆婆刘桂花正在用力地拍门,一边拍一边怒气冲冲地喊道:“有你这么做嫂子的吗,啊?你妹子不过就是要借你一件衣裳穿穿,你咋就这么抠门儿呢,你也不想想,那些东西都是谁买给你的!”

季小沫冷冷地看着卧室门的方向,坐在床上没有动,她很庆幸刚才将门从里面上了锁,否则刘桂花不是在外面叫门,而是直接冲进来指着她鼻子骂了。

门外砸门的声音更大了。

“小沫!你给我出来!大伟不在家,你就这么欺负你妹子,像话吗你!听到没有,快给我开门!”

季小沫被那一声声的拍门声拍得心烦,正要扔掉电话去开门,突然在通讯录里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她怎么把这个人忘了,今晚的事,这个人也许能帮上她。

毫不犹豫地将电话打过去,电话才响了三声,就被接了起来。

“季小姐,你好。”对方的手机里显然存有季小沫的手机号码,电话一通,马上就礼貌地跟季小沫寒暄了一句。

季小沫露出重生以来的第一个微笑,“你好,杨先生,好久不见了。”

被称为杨先生的男人很爽朗地笑了两声,“是啊,好久没接到季小姐的电话了,怎么,又有什么帐让我帮着去要吗?”

“不,这次我有件个人的私事想请杨先生帮忙,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对我来说,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都一样的,所以……”

“我知道,费用该怎么算就怎么算,我付现金或转账都可以。”

“钱的事好说,那么你是要在电话里谈还是……你那边听起来好像有些乱,你现在是不是在外面,周围有人吵架吗?”

想不到刘桂花的穿透力还挺强,连电话另一端的人都听到了。

季小沫看了眼卧室门的方向,“抱歉,我这边确实有些吵。”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时间是两点四十六分。“这样吧,三点半我们在我家附近的刘记茶室见好吗?”

“可以,一会儿见!”

一杯情酒多苦涩

一杯情酒多苦涩

作者:张小临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平安夜遭遇第三者逼宫,被人下毒,又遇火烧,这是嫌季小沫死的不透。她瘫痪在床,顽强地挺了六年,最终却还是被人灭口。到底是谁对她有这么大的仇恨?重生归来,灭渣男,战小三。她以为自己大仇已报,然而新一波的阴谋却再次逼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