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知者界 > 小说资讯 > 叶冰离戚月染是哪部小说_叶冰离戚月染是什么小说

叶冰离戚月染是哪部小说_叶冰离戚月染是什么小说

今天小编带来恨我不必那么真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叶冰离,戚月染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习习凉,一场车祸,父亲溺死,未婚夫消失。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死缠又烂打。订婚礼,她凤冠霞帔,却终是他眼中不可饶恕的罪人。结婚宴,新娘不是她,新郎将她扑到,一通云里雾里。他对所有人热情似火,独独对她冷若冰霜。她抛弃尊严不死不休,偏偏因他饱受折磨。这场爱恨纠缠的争斗,谁会一路笑到最后?螳螂捕蝉,回头对黄雀谄笑:“嘘,恨我不必那么真。”

第4章仇人留身边,才能折磨致死

“哎哟,怎么这么冷?”

一大早,戚美惠裹着貂皮大衣进屋不悦嚷嚷:“吴嫂?吴嫂!”

她妆容精致,看不出岁月摧残痕迹,干练短发更把她衬托成高高在上的女王。

女管家戚伟用纸写一行字:吴嫂昨天请假,今天回来。

戚美惠瞥一眼,随后把爱马仕手包丢给戚伟。

“快去开空调,这鬼天气真是!啊!鬼啊!”戚美惠牢骚还没发完,就被楼梯口披头散发的女人吓得魂飞魄散。

戚伟侧身挡住戚美惠,避免袭击。

戚美惠把住戚伟,壮胆露出脑袋去看女鬼。

看清后,她推开戚伟,叉腰冲女鬼怒斥:“叶冰离,你个扫把星,还敢出现!当初都说你和冰氏有关系,要不然我才不会答应扫把星进门!”

牙齿打颤的叶冰离僵硬走下台阶,温热的客厅让她终于有活过来的感觉。

只是戚美惠的话,又把她重重打回地狱。

“你该不会是来勾引我儿的吧?”精明的戚美惠瞧着从楼上走下女人的凌乱装束,蹭得怒发冲冠。

“贱人,我撕了你!”

叶冰离面无表情瞧着戚美惠张牙舞爪冲过来,她不疾不徐抬手,精准捏住戚美惠的红指甲。

“当初我和日濡的婚事,您痛快答应,不是因您所说的宽宏大量,而是利益所图。不过我和冰氏没关系,您知道吗?”

叶冰离放下戚美惠的手,昂起头长呼气。

她明白了,戚美惠根本没看上她,就算没有车祸,也不会如愿踏进戚家门。

“和冰氏无关?”戚美惠柳眉一挑,目光阴鸷死盯叶冰离。

她心底怒火熊熊燃烧。这扫把星和冰氏没关系,她还白白葬送儿子一条命!

她一巴掌甩在叶冰离脸上,却疼得后退一步,眼泛泪光怒瞪屹立不倒的叶冰离。

“你别管,我要手刃贱人!”

戚美惠推开要帮忙的戚伟,全身血液沸腾叫嚣。她全力以赴冲向叶冰离,要和她一决生死。

叶冰离挪步避开戚美惠的锋芒,侧目一瞥,摇头握住她的手,向她靠近。

“阿姨,您真是我看到的那么慈祥吗?那场车祸,死的到底是谁!”

叶冰离迫切想找到答案,这三个月她快疯了。可她不能放弃,为了活着的人。

戚美惠的手被叶冰离握得生疼,咬牙切齿用另一只手又打向叶冰离。叶冰离没资格问死的人是谁!没资格!

叶冰离也举起手,阴狠而来。

“叶冰离住手!”戚月染跨进家门,大步冲到叶冰离身侧,紧握她作恶小手。

“儿子!”戚美惠眸色一喜,挣脱叶冰离的束缚,抱戚月染胳膊摇晃,“我差点被扫把星打死,你快把她弄死丢出去,再请个法师来驱邪。”

戚月染目似利剑,丢开叶冰离手腕,也顺手推开戚美惠。

他微微侧目,避开叶冰离灼热视线,对戚美惠沉吟:“她做我们家保姆最合适不过,正好吴妈请假了。”

“你说什么?”戚美惠不敢置信瞪眼。留扫把星做保姆,她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叶冰离听得戚月染的低喃喜上眉梢。

她知道她的阿戚不会不理不管她,做保姆也好,只要留在他身边,她就有机会。

“我会好好做保姆!”叶冰离信誓旦旦点头,与刚才锋芒毕露的她判若两人。

即便如此,戚美惠也不能留下扫把星。她不停给戚月染使眼色,但她儿子好像瞎了也傻了,全然不顾她的感受。

“滚吧,下午五点来上班。”戚月染斜睨欢呼雀跃的叶冰离,冷漠转头。

“我一定准时来!”叶冰离穿着单薄白纱冲出房门,消失在皑皑白雪中,高兴地可以不畏严寒。

“混账,你是故意的!”戚美惠气得跺脚,白眼狼果然是白眼狼!

“仇人留在身边才能折磨致死,不然我怎么和我哥交代?”戚月染倏地放松嘴角,眉眼弯弯地笑。

戚美惠愣了愣,瞧着阴笑的儿子立刻了然,甩出一个真有你的的表情。

戚月染早先不明白叶冰离为何害死她哥,还恬不知耻赖在他面前。他故意逃避她,不想对女人动手,却又恨得发狂。

可经过昨晚,再加上今早叶冰离对戚美惠下手,他顿悟,仇人不能推出去,而要长久地留在身边。

戚月染打哈欠上楼,不知叶冰离折返回来跟他说钥匙扣的事。又被他的话隔绝在门外,颓然低头离去,瑟瑟发抖。

他看到戚日濡的房门被砸烂后,奔腾的恨意急剧加温,盯着房里的灵牌下定决心。

——

傍晚,叶冰离从小吃街离开,结束一天的打工生活。

她伸懒腰,身上黑棉衣上还有些许水渍,穿着黑铅笔裤的双腿高抬腿活动着。

她低头,齐肩短发随之晃动,泡得发白的手从灰包拿出碎屏手机,看一眼时间四点半。

“来得及。”叶冰离勾笑走向站台。

嘀……

她蹙眉查看短信。

再不还清五十万,老子弄死你!

叶冰离放松眉头收起手机,但摁住背包的手缓缓收紧握牢。

这里面是她今天打工的一百多块,但距离五十万……

叶冰离咬唇坐上公交,头靠窗户,余光里的车水马龙在夕阳映照下斑斓而鲜活。

她松开唇面对现实,给闺蜜姚娜娜打电话。

“冰冰,你跟踪的战况如何?”

“嗯,他不认我,故意和我捉迷藏。”

“冰冰,你确定他不是他,他是他?可外界都说,戚月染思念哥哥过度,所以才整成哥哥的样子。”

“你信?”

“也不是不可以……”

“娜娜,他是谁,我再清楚不过。”

“好吧,万如集团年底没有招工,我再帮你留意。”

“嗯……”

叶冰离疲累闭上眼。

现实又是什么,她还要面对多少?

呲……

急刹车晃得叶冰离突然惊醒,她摁住车椅,局促不安四下打量。

“糟了,过站了!”叶冰离起身直奔后门,下车后忙不迭一路狂奔。

“呼呼……”叶冰离弯腰手扶膝盖,大口喘气。

完了,她还能在五点前赶回万鼎山墅吗?

虽然,戚月染留她做保姆是为折磨她,但她怎能就此放弃?

曾经,她的阿戚为她奋不顾身。

这回,换她以身涉险救出她挚爱的阿戚。

她直腰昂起头,将齐肩短发扎个低马尾。

蓄势待发的她不顾一切冲向终点,她的男人在等她,她看到了,看到皑皑白雪下他挺拔的身姿。

果然,他还是忘不了她。

恨我不必那么真

恨我不必那么真

作者:习习凉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一场车祸,父亲溺死,未婚夫消失。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死缠又烂打。订婚礼,她凤冠霞帔,却终是他眼中不可饶恕的罪人。结婚宴,新娘不是她,新郎将她扑到,一通云里雾里。他对所有人热情似火,独独对她冷若冰霜。她抛弃尊严不死不休,偏偏因他饱受折磨。这场爱恨纠缠的争斗,谁会一路笑到最后?螳螂捕蝉,回头对黄雀谄笑:“嘘,恨我不必那么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