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知者界 >全部分类

全部小说

  • 晨曦呓语
    晨曦呓语

    作者:齐成琨连载中

    阴差阳错,叶薇薇跟他发生了关系。叶薇薇潇洒的面对了这场意外。然而,对他来说,却不是意外……

    小说详情
  • 迷糊小妻有点甜
    迷糊小妻有点甜

    作者:柠檬完本

    上个厕所竟遇到变态,正义感爆棚的她逮着对方一顿暴打。本以为是遇到色狼见义勇为,却原来是自己进错了厕所。灰溜溜落荒而逃,把钱包也落在了他手里。两人都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她到A市最厉害的公司应聘,顶头上司对她勾唇一笑阴风阵阵:“昨晚的事……看来你忘的一干二净了?”

    小说详情
  • 攻妻不备:帝少,早上好!
    攻妻不备:帝少,早上好!

    作者:十片叶子完本

    如愿嫁给爱了八年的男人,以为是幸福的开始,结果却以牢狱之灾终结。离婚协议签下的那一刻,他无情离去,独留下千疮百孔的她。七年后,软弱可欺的小白兔化身傲娇女王,带着萌宝华丽归来,再次遇上曾经的他,是冤家路窄的不死不休,还是一笑泯恩仇?不!宝贝笑眯眯的说,“想复合?先造个妹妹出来贿赂我!”

    小说详情
  • 你是我心头的星
    你是我心头的星

    作者:素惜完本

    她是长在他心里的刺,留下很疼,拔掉更疼!

    小说详情
  • 抓捕妖孽学长!
    抓捕妖孽学长!

    作者:黑冉连载中

    “学长,你看我追你都追到这份上了,你就从了我吧!”某女眨巴着她的星星眼满脸期待得仰望着眼前的某学长。“不行。”他不带丝毫痕迹地直接拒绝。两个星期前,自从某女看到某学长打篮球帅到爆的样子就彻彻底底被这位学长迷住,在死党的怂恿下,她立志要追他!可偏偏这学长就是丝毫不领情,某女也是欲哭无泪。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但某女面前这个高冷的学长可不是那么好追的!要追他?简直痴人说梦!“学长——”“学长——”“学长——”“再废话一句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某学长在图书馆看书看得好好的,突然一团不明物体朝他冲过来,一下子坐在他旁边,唧唧歪歪说个不停。他只是轻瞟了一眼,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用脚趾头想想就可以知道,天天黏在某学长身边,整天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的也只有她——慕小柒!

    小说详情
  • 过眼皆不及你
    过眼皆不及你

    作者:渠生明月连载中

    四年前,她心灰意冷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四年后,她携女归来,这份爱情,能否战胜现实的重重桎梏,能否重新温暖他们的家庭?她原本已炼成坚硬盔甲无所不侵,可他轻抚脸颊击溃她的防线:你可知,世间美人无数,可过眼,皆不及你?

    小说详情
  • 前夫早上好
    前夫早上好

    作者:芯田完本

    人前,他们是模范的恩爱夫妻。人后,他连一丝情绪都不屑于给她。“秦乔,我知道你很想展示温家少夫人的风采,但是我警告你最好适可而止,这个位置不是让你作威作福的。”她是众人心中的恶毒女配,为了坐上温家少夫人的位置,心狠手辣,将姐姐陷于车祸。她有苦难言,只是默默地替姐姐守护这个秦家少夫人的位置三年无爱婚姻,在姐姐醒来的瞬间画上句号。他与姐姐言笑晏晏地谈论婚礼,而她在隔壁生生的被打掉孩子她满腹怨言签下离婚协议书成全他们,远渡重洋再相遇——她是惊才绝艳骄横跋扈的秦家二小姐他是她名义上的姐夫她一切的接近只是为了报复他他却突然扣住她的手:“秦乔,只要你能开心,这些你都拿去吧!”

    小说详情
  • 娇妻难追:老公,我要跑路
    娇妻难追:老公,我要跑路

    作者:瘾月完本

    他宠她、爱她,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害怕融化;她厌他、拧他,恨不得把绿帽子戴到他头上。千辛万苦终于她把恶魔惹怒,被逼到床上的角落。

    小说详情
  • 相见恨晚
    相见恨晚

    作者:天线宝宝完本

    婚礼前夕,未婚夫的一杯橙汁将她送到了陌生人的床上……

    小说详情
  • 殇情久难忘
    殇情久难忘

    作者:洱冬完本

    你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明知是祸,却还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甚至甘愿为奴……只为贪图片刻欢愉。

    小说详情
  • 婚爱迷人:许少爱上小佳人
    婚爱迷人:许少爱上小佳人

    作者:诸葛龙虾完本

    她是叱咤商场的女强人,聪明睿智,出手果决。整个宜城都知道,她是捍卫林氏集团商界霸主地位的有功者。他是韬光养晦的私生子,八面玲珑,野心勃勃。整个宜城都知道,他是处心积虑想要夺取林氏大权的阴谋家。原本是青梅竹马的深情相许,却变成互相算计的虚情假意。她笑意盈盈的靠近,他从容不迫的应对,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他说:“岑想,我知道你爱我,所以仗着你舍不得,一定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她笑:“许沉渊,我可不曾爱过你,我与你之间,从今往后只有势不两立!”

    小说详情
  • 房路荆棘
    房路荆棘

    作者:壴沫曦完本

    多年以后,余渺渺突发奇想发表一本地产小说。男人看完,笑得意味深长:“原来当初你早有预谋!”余渺渺故作镇静:“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回应她的,是男人深情一吻。“渺渺,谢谢你义无反顾支持,在我四面楚歌的时候…”这是一个职场菜鸟披荆斩棘,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故事。

    小说详情
  • 残情走进你的心
    残情走进你的心

    作者:陌陌酱完本

    秦悦歆被人骂的时候,是陆晨安牵着她的手帮她一字一句地反唇相讥;秦悦歆被人打的时候,是陆晨安按着轮椅出来将她护在身后;秦悦歆说疼的时候,陆晨安二话不说拿着一把牙签就往自己的手上扎说:“我陪你一起疼!”人人都说陆晨安爱秦悦歆爱到走火入魔,就连秦悦歆也觉得陆晨安爱她爱得没有底线。她只是没想到,没有底线,只是因为从来不在他的心上停过,所以才会纵容一切。秦悦歆以为自己爱上的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却没想到陆晨安是一头披着狼皮的豹。男欢女爱是套路,可是为什么,陆晨安你不把路修到最后。

    小说详情
  • 用尽余生去爱你
    用尽余生去爱你

    作者:九转连载中

    一场囚禁,将她推上了一条不死不休之路,她对季修靳恨之入骨,穷其一生也要将他拉下地狱;季修靳自以为这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可是到头来,他却成了安婉掌中的老鼠,满盘皆输;情与爱,肉与欲,谁先爱了,谁就输了。

    小说详情
  • 大叔暖宠小新娘
    大叔暖宠小新娘

    作者:月夜潇湘完本

    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床上的男人轻烟慢吐,随意的道,“把孩子给我,我让你走。”“孩子,什么孩子?”“你给我生的孩子。”“我什么时候给你生过孩子?”从初遇的那一刻起,龙耀阳便把小女人装进了心里,宠她上天入地至真至宝。“龙耀阳。”小女人忧心的问,“如果有一天你心爱的女人带着孩子回来了,我这个替婚的你打算怎么办?”男人眯眸浅笑,替婚吗?你把叔叔伺候好了,分分钟把你扶正。

    小说详情
  • 拜见总裁大人
    拜见总裁大人

    作者:殊月婵娟完本

    初见他时,他是魔族公子,各路神仙都对他避之远之,却独得她的青睐再见他时,他是萧家长孙,霸道总裁,公司女同胞们的梦中情人,她只是小职员一名,他不再爱她,她也不曾记得他命运的齿轮将他们重合,顾倾城知道这些都是她逃不了的宿命阿卿,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过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遇见你,爱上你······

    小说详情
  • 腹黑Boss追逃妻
    腹黑Boss追逃妻

    作者:濯玉苍梧完本

    分手之后,林安琪想……他们是永无相见两不相欠的。不过十几个小时之后,好死不死的她再一次撞上他。他是恶名在外的冷血Boss。她是传说中的灰姑娘……他笑了,语气极其轻薄讥诮:“虽然,我知道你并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也不想再见到我……我很想知道,我这只XX的味道如何?”夜色褪去,她被无情的打回原形,没有成为他身边所有女人的血泪史,却沦为他眼中一文不值的隐形枕边人。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他和别的女人设下一个阴险圈套里的无辜棋子。他冷冷的看着,故作从未心动。阴谋不敌阳谋,人算不如天算!他浓情渐炽,她目光冷冽。他说,请原谅,我只是……不想放手!她笑容凉薄:我们?曾经认识吗?……秋高气爽郁郁葱葱,我的心你是否懂……

    小说详情
  • 爱淡如水
    爱淡如水

    作者:请你叫我小马哥连载中

    怀胎十月,她被丈夫算计,闺蜜凌辱。痛苦生产,她面临母子分离,父业破产。全世界都以为这个叫顾蔓月的女人就此消亡,她却如倔强蔷薇绝地重生。两年,她强势归来!斗小三,灭渣男,周旋老板,搞定纯情男,周旋在世界顶级男人中间,她再不是当年那个软柿子!而她萌萌哒的小儿子,在哪?

    小说详情
  • 前夫来袭:老婆求复婚
    前夫来袭:老婆求复婚

    作者:花田EN完本

    他,本是一匹腹黑的恶狼,却披了一层俊美华贵的外皮,引诱她堕入名为爱情的陷阱,心甘情愿地守着冷冰冰的家。两年有名无实的婚姻,小三的挑衅,终于磨光了她对他的爱,看清楚她只是他手中一枚棋子罢了。一场意外令她昏迷两年,苏醒后第一件事却是要跟他离婚。“从今之后,想要的东西,我不会再等待别人的施舍,属于我的,谁也别想从我手上再抢走!同样,我不要的,就算送上门来,也不会再多瞧一眼!她傲然说完,掉头就走,完全不顾身后,双眼没有一丝目的达到的欣喜之情,只有熊熊怒火的他。原来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而是曾经视之如鸡肋的,赫然是今生最爱......

    小说详情
  •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
    我愿孤独:比爱你舒服

    作者:猫之连载中

    半生暗恋,三年婚姻。程安然把此生最深的情,最真的爱都给了萧爵一。她以为所有的等待和炽热都能被时间豁免,所有的伤害和误解都能够被岁月抹平。纵然这条崎岖的路上,注定了无情的践踏和难愈的疮疤,她依然无所畏惧地前行。心被狠狠掼在地上,一次次践踏,侮辱。程安然跪在残破的尊严顶端,一次次捡起来,吹干净。那上面泡了一层层泪水,干了一层层血水,结了一层层厚痂。终于……开始变硬。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谁欠了谁的真心,谁又是谁的救赎?“安安,回来好么!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可我不爱你了,萧爵一。”握住眼前那只从黑暗里伸出来的大手,她挑笑嫣然,华丽转身。因为你带我见过地狱的样子,所以我再也不会怕黑了――程安然。

    小说详情